送你一轮明月

  • 文章
  • 时间:2019-01-03 16:05
  • 人已阅读

想念那片景致        夜,哪里才是个止境。遮住视野的照旧是重重灯火闪耀的高楼。今天的夜晚,不玉轮——想起外婆家了。       两层小屋摆布各一户人家,这边是婶婶家,那里是二婆家。地方是一块阔地。独一的一条水泥小道,为来来往往的行人提供着便当。可岁月久了,那张过去无不芳华自豪的脸,往常却沧桑不已。石粒孕育发生,充满着老脸。但仍是怨天尤人[注:任:担负,经受。不怕刻苦,也不怕招怨。]。      沟壑将地皮分辩做一块块,那下面的农作物长的正旺。而若不如许,怎对得起骄阳下还在哈腰撒汗的老伯们。小塘边,长着枝叶非常茂盛的树。时间久了,人与树好像也建立了感情。老伯们有时太累了,躺在椅子上吹吹风,拿把莆葵扇乐悠悠的扇着,树荫下可是很风凉的。秋日,站在郊野边,一层又一层,在风中像热浪同样,不断地涌来。看着丰收的果实,心里也美滋滋的。但这时候,最忙碌也最欢喜的要数老伯们了。戴着凉帽,手挥镰刀。阿公们手里的铰剪也不停歇着。眼看着箩筐中的菜蔬堆的是愈来愈高。金黄的阳光斜射在枝叶上。一阵风吹过,枯叶在风中起舞,紧接着慢吞吞的落下。正值金秋,因此风中带着浓浓的木樨香。就如许,暖暖的,甜甜的,幸运的。       屋后有一株柚树。体格非常健壮,从不生病。每一年