黑广播干扰长春机场空地协同查处23个非法电台

  • 文章
  • 时间:2018-12-27 08:54
  • 人已阅读

在唐诗的天空中,在宋词的大陆中,字里行间里都飘散着起飞的韵律。清风徐来,我正享用着“明月松间照,清泉石上流”的美好意境,我的心变得安好。唐诗宋词带给人的不仅是理性的激动,更多的是理性的思考。你能够设想背上行囊,与王维寒宵兀坐松月下、花鸟间。名与利隐匿了踪影,有的只是清泉白石、素手汲水;有的只是红妆扫雪、竹里飘烟。你能够设想听东坡居士高弹铁板铜琶,唱大江东去:能够和他冬日踏雪,印出一痕飞鸿印雪;也能够替他分管“千里孤坟,无处话凄凉”的哀怨。你能够设想与易安漾舟于十里荷塘,误入藕花深处的惊惶,能够听她“寻寻觅觅熙熙攘攘”的倾诉,也能够为她“九万里风鹏正举,风休住,蓬舟吹取三山去”的豪爽而击节叫好。谁在感喟:“无可奈何花落去,素昧平生燕返来”;谁在呢喃“两情若是长久时,又岂在朝朝暮夕”;谁在高歌“安能摧眉折腰事权贵,使我不得开心颜”;谁在吟唱:“八百里分麾下炙,五十弦翻塞外声。疆场秋点兵。”读着这些笔墨所浮现的是与非、包罗的欢喜和泪水、描绘的温情与炎凉,一种汗青的厚重感袭上心头。我情愿记得一些美,忘记一些痛记得“种得蓝田玉一盆”时的欣慰,记得满月时的“人约黄昏后”,淡忘“对酒当歌,强乐还无味”的沉重心情。然而我只顾了本身的狂喜,淡忘了骚人们还在唐诗里低吟,词人们还在宋词里咳血。他们以鸟瞰的姿势,将贫苦写得如史诗般美好,把本身或是宦途得志或是人生寡欢的酸楚纳入了汗青的激流,与年代共存,与春秋同在。唐诗宋词消化着的,是人们的泪泉和血雨。无论这些诗词的作风、时代、布景、情感怎样,他们都是中华民族文明的珍宝,他们反应的是古人们不同的文明生活与丰盛的情感。让我们怀着“长风破浪会有时,直挂云帆济桑田”的肉体探究布满魅力的唐诗宋词之路吧!考语:唐诗宋词是文明珍宝,盘桓此中,等于任意挥洒灿烂的芳华。小作者对诗歌的巧意穿插,与诗歌深邃的意境结合起来,颇有文明气味。指导老师:陈云峰